【主策瑜/瑜重生】千秋(10)by仲夏夜猫

(文案锲子和前文戳一下主页就能看到啦)

原著属于仲夏夜猫太太~

第十章 蛟龙脱锁,墨香飘千里

    陆康交出了庐江太守令,孙策拨了些军士留守皖城,因袁术有意刁难设了时间之限,稍作休整便率众星夜回程。

    三月初梢的庐江郡逐渐显出江南水乡特有的多变潮湿,空气中饱含着水汽,似有惆怅无限——极速奔驰的队伍前端,早已由骊驹长成良骥的“惊帆”“翩跹”许久未见,此刻正亲昵地并肩而行,只马上少年还强自绷着,谁也不肯先出声。

    最终,还是孙策最先忍不住,嘟哝道:“还疼么?那小兔崽子咬的。”

    “不疼了……”周瑜回答,似乎不满孙策的叫法,又补充道:“他叫陆逊,小名议,字伯言。以后,会是权儿的好朋友。”

    “喔。”孙策心不在焉地应了,浑不在意亦无暇顾及自家义弟怎生认得这凶悍小娃,只急急地伸出手去,挑挑眉不依不饶,“让我看看。”

    周瑜依言递过手臂,哪知对方竟一把拉过,毫无防备间重心偏移,一双手稳稳托住自己腰侧,而后便被轻轻安置在“惊帆”马鞍上,身后怀抱温暖如昔,放置腰侧的双臂慢慢上移、继而环上肩膀,力道从轻到重——

    孙策将下巴抵靠在怀里人的颈窝,贪婪寻觅着那人颈间的独特气息,就那般在疾驰的马上静峙许久,方翁里翁气地责问道:

    “不过分开两载,如何,就瘦至如此……”

    周瑜听着耳边颈窝处传来的沉沉嗓音,就像筝弦上最低的那一弦,余韵里竟饱含满满的心疼,不禁拍拍紧环住自己的臂膀,轻轻挣了几下,身后的孙策意识到自己抱得太紧,忙放松了力道,周瑜抬起头,额前软发柔柔蹭到了亦正低头看着自己的孙策的下巴,夕阳余晖下才看清这人比起自己,清减的程度更甚,双颊刀锋一样削尖,下颌只剩骨骼,看来让人心惊,他腾出手去描摹对方紧抿双唇里的虎牙形状,不高兴地回了一句:

   “彼此彼此。”

    孙策被摸得发痒,掩饰性的一笑,露出越发尖锐的虎牙,语焉不详地抱怨:“行军打仗自是辛苦些……倒是某人,好好的世家子不做,巴巴跑来跟着受罪。”

    周瑜不理他,兀自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好,若有所思地看向前方——已进入九江郡地界,天空开始放晴,夕阳西下的景色瑰丽无比,周瑜望着天边层峦叠嶂、绯色浸染的火烧云,悠悠说道:

    “伯符,答应我件事,可好?”

    “嗯,你说。”

    “征战杀伐自是难免结仇结怨,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以后,尽量避免伤及无辜,对避无可避结下的仇你自己当好生防范。”

    “……好。”

——————————————————

    黄昏,距历阳城北六十余里的郊外,一支兵马正在疾行。“孙”字大旗在原野上空迎风飘扬,夕阳霞光抹在广袤原野和翻飞大旗之上,煞是肃穆壮美。自归营后周瑜劝孙策忍痛割爱,将其父的传国玉玺抵押给袁术,借兵往江东,假意助吴景攻打刘繇,实图大业,孙策深以为然一一听从,遂有了此次江东之行。

    孙策策马行走在队伍前面,身后程普、黄盖、韩当、吕范、朱治以及一干如陈武、周泰、蒋钦等少年统领紧随其后,孙小将军目光不时地掠过并肩而驰的自家义弟,竟有种幼时拐带了他偷偷逃出家门的窃喜,马骑得越发舒展奔放,想着此番之后便可与之携手鹰击长天、鱼戏碧波,一时间笑得眉目展开,眸子里云雾涤荡纯净,满目波澜壮阔!

    夜幕降临,队伍继续前行,前方却影影绰绰似有埋伏。孙策存了戒心却也在见到数量如此庞大的骑兵时大吃了一惊:只见数千全装惯带、持戈执戟的精兵列成整齐的阵势,数千将士肃穆寂静,胯下战马无一嘶鸣,如此军纪严整让人叹为观止。在队伍前面立马横枪的少年将军头顶银盔,身披银铠、威风凛凛。

    孙策一挥银枪,队伍在程普、黄盖的调度下迅速列成阵势。正心下汗颜,对方敌友未分但仅观军容便知:若真要开打必将是一场恶战!

    正犹移不定间,忽见那领头将领翻身下马,朝孙策右侧跪倒在地“公子,末将依照吩咐备齐了粮草辎重,整装已毕。”

孙策怔怔回头,只见方才还跟自己并肩飞驰、谈笑风生的贤弟一脸正色道:

    “子明,起来,你跪错人了。”

    那将领正不知所措间,却见自家素来风骨峭峻的翩翩公子旋身下马向深蓝宝马上手持银枪的少年将军回转,盈盈恭身拜倒,后脊绷得笔直,环佩叮铃衣袖翻飞,月光下如临风之玉树,慷然一声 “主公”叫得让人心下动容。

    自家老大已是如此,三千军士遂纷纷翻身下马,猛顿手中枪矛后凛然下跪,整齐划一地大呼“见过主公”,回音在寂静秋夜里竟如潮水般气势恢宏。

    那场面委实壮观,连程普、黄盖等老将士亦不禁窃窃私语“我少主英明神武,天授资业,真有神人相助啊!”

    孙策尚来不及惊喜,只定定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身影,方才——他叫我什么来着?

    恍然想起初次见面时那掷地有声的“义兄”,戴冠取字时柔软轻快的“伯符” ,还有哄骗他醉酒后那声婉声悦耳的“哥”……这些深埋在记忆深处的声音越发清晰起来,每次回味都美美地缱绻一番,可刚才那声恭顺温良却透着誓死效忠意味的“主公”却像拳头一样砸在他的心尖,痛得他指尖发颤。

    再也忍不下去,孙策旋即下马踏前一步用力将他扶站起来,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住他。两个人一时间靠得很近,周瑜形状姣好的耳廓正在孙策的唇边。 

    怀里少年的身材远没有自己窜高得快,一想到这纤秀流丽的身子在自己不知道的时间不知道的地方悄然为自己招揽训练了三千精骑,不禁胸口一滞,声音带了不易觉察的苦涩:

    “往后——再不许你这样叫我。”

    当下,两边部队就此扎营,埋锅造饭。吕蒙听从他家公子指令特意从历阳带来100石谷米,还有猪、牛等,一时间五千将士在飘着酒香肉香桂花香的秋夜篝火旁大快朵颐。

    是夜,孙策把一干将领正式介绍给周瑜,程普、黄盖、韩当、祖茂皆为孙坚旧将,此次自愿追随孙策往江东创业,且大多比周家小瑜大上双十有余,周瑜自是格外恭敬向程普、黄盖等行了礼,而陈武、周泰、蒋钦是在寿春便与孙策相识,都是忠勇少年,彼此之间互行了礼,随侍在周瑜左右的吕蒙、陆议亦中规中矩地跟着自家公子一一向诸人行了礼。

    月亮渐渐地升高,月白色镶黑边的孙字旌旗在错落有致的几百营帐上方飒飒地飞舞,营地已随着愈浓的夜色安静下来,帐前摆放着燃烧正旺的火盆,高热树枝几声爆裂之声传来,守夜的兵士只悄然警惕的张望。

    夜色依然沉静,中军大帐灯火通明,门口侍卫站了一排,闲人免进的意味很浓。

    大帐中,周瑜轻叫了一声“子明”,吕蒙应了,低头自怀中摸出一张锦帕,分外珍惜地铺开在案台上,众将上前去看,上面竟工工整整地绘了一张长江沿岸的作战地图,江流曲折,丘陵密布,无数湖泊点缀其上:标注之精密、绘法之细致令众人赞叹不已,周瑜手指点着精致的地图娓娓而谈,将此次渡江计划说与诸将听:

    “北方诸雄并立,袁绍拥兵百万,曹操足智多谋、兵精将广又有挟天子之优势,不可与争锋!荆州刘表坐拥七郡富庶之地,地广国富,暂不可图。益州更是远在千里,关山险塞。唯有江东沃野千里,名士如云,前往避乱,并有长江之险以挡北方。

    一旦平定江东,便移兵西向,破庐江、下豫章,直出荆州,株黄祖、擒刘表,报父仇于沔水,扬神威于襄土,然后令一上将统精锐之军,溯江而上直入益州。则江南之地尽归我主所有。又凭长江之险,以江南之富,与北方抗衡。退,则保有江南之地、奉安康于百姓;进,则兵分两路,一出襄阳直逼许都,一出汉中,直破长安,如此,战乱可平,四海可平,霸业可成,昔日大汉文景之盛世可复现,千古之功业,始于吾等今日之行也!”

    一席话毕,四下里骤然静寂无声,众将瞪着那精致地图上山河大好,深深为眼前少年清晰深远、宏伟远大的谋划所折服,连驰骋沙场多年的程普、黄盖也心悦诚服,迭声称赞。众人又商议了一番渡江具体事宜,见夜色已浓,便各自散了。

    一时间中军帐中只剩下孙策兀自出神,灯下摇曳中,案上的墨香已然为自己渲染了江东之功业与蓝图,萦绕耳边的温润话语更是为自己勾勒出了未来天下之大势,只是——

    瑜儿,你还有多少行踪是我不知道的,还有多少心思是还没有对我说的?你对我的好,又是缘何而来?是不是有一天你在我不知道的地点不知道的时间倏然消失不见,我也要能从容得到,从容失去?

————————————————

TBC

《千秋(10)》by仲夏夜猫ヾ(o◕∀◕)ノ ヾ(o◕∀◕)ノ ヾ(o◕∀◕)ノ,奇多是好文章的搬运工

我个大傻咋昨天漏了更新sorry sorry!那今天就双更辣

话说这一章真的是我个人超级喜欢的,策哥患得患失起来的模样真的太暖了,嘟嘟今天又刷新颜值气质儒雅足智多谋的巅峰了。

他们真是美好,尤其是嘟嘟 “旋身下马向深蓝宝马上手持银枪的少年将军回转,盈盈恭身拜倒,后脊绷得笔直,环佩叮铃衣袖翻飞,月光下如临风之玉树,慷然一声 ‘主公’得让人心下动容。”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璧人ε٩(๑> ₃ <)۶з



 
评论
热度(13)
© 奇多超好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