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策瑜/瑜重生】千秋 第十四章 妙手回春,华佗竟在世 by仲夏夜猫 ​​​

(文案锲子和前文戳一下主页就能看到啦) 

第十四章 妙手回春,华佗竟在世

    吴城得手后,嘉兴、乌程亦一并收入囊中,途经余杭时,孙策依周瑜言分出水性上乘、善游矫健的兵士另外组建了水师,并成功“拾取”了土人凌操,拜为从征校尉,暂且调至中护军帐下,协助操练水师战船。

    严白虎一路潜逃,与会稽太守王朗很快合污成同流,孙策乘势兵至时,会稽早已吊桥拽起,城门坚闭。无奈只得分布众军,四门攻打,成包围之势。

    会稽治所山阴城高墙固,防备森严,守城器具亦一应俱全,显是比吴城高了不止一个等级,孙策围攻数日不见成效,遂在城外安营扎寨,按兵不动待自家义弟领水师前来,商议对策。

    此时王朗、严白虎已拿定主意,看到孙策兵势甚大,良将奇人众多,自知两军若依着传统打法自是不敌,故而深沟高垒,仗着会稽山阴城里粮草充足、辎重齐备而坚壁不出;只想着如此耗上一个月,那远路而来的孙策军必定粮尽,士气衰败,待其退走之时便乘虚掩之,方可大胜!

    两军僵持了一段时间,这日傍晚,孙策正在校场与太史慈切磋箭术,忽听得兵士来报:“中护军的水军到啦!”便扔了弓箭翻身上马,骑着“惊帆”兴冲冲地向江边奔去。

    到了江边,万倾芦苇已被暮色浸染,瑟瑟绯红,初冬的江风殆荡,水鸟啼鸣,波涛翻滚,浩浩荡荡的船队已黑压压徐徐逼近,远远望去只觉波光万倾上樯桅如林、征帆如云。

    最前边是两排布局严密的蚱蜢舟,规模小,游速却快得吓人。之后乃是百艘走舸、艨艟、斗舰,气势磅礴。最后面才是水师主舰——巍峨雄伟的三层楼船。跟着孙策来一同围观的太史慈、吕蒙早已看得呆了,半响说不出话来。

    早在过江之初,孙策便知道周瑜已雇了上千个能工巧匠日夜研发水军战船、改进完善传统模型,又委派了鲁肃亲自监工督造,料想自家水师比那传说中的荆州水军亦差不了多少,却不想今日一见、竟气势壮阔若此,这分明是独步天下的等级啊。

    待得大船降帆、主舰靠岸,孙策已下马迫不及待地跃上甲板,船舷上旌旗迎风飘展,甲士们持枪执戟挺立船上,一片盔甲的光芒闪闪生辉,见得孙策,纷纷恭拜,“参见主公!”之声整齐而出,只有一粉雕玉砌的小娃自二层船楼上走下,煞有介事地大声喝问:“来着何人?报上名来!!”便怒目瞪过来。

    孙策被瞪得满头黑线,尚不知如何作答之时,只听得更大一声吼

    “凌小统!不得无礼!”

    凌操便气势汹汹赶将下来,向主公拜了拜,以示赔罪。

    孙策看着型肖酷似的两父子忍俊不禁,一边问着“中护军何在?”一边向那小娃伸出手去打算蹂躏一下那粉嘟嘟的婴儿肥脸,却被凌统一下闪过,风马牛不相及地回嘴道:

    “陆小议在上面呢!”

    孙策默念了句,这娃生得倒俊,就是有点脱线……不理他径自上楼去了。

二层船楼上,风卷帘动,指挥室里,一方书案前陆逊正对着摆好的沙盘津津有味地发呆,孙策左顾右盼不见周瑜的身影,遂问他道: 

    “你家先生呢?”

    陆小议正自朦胧间,听得声音,“啊……”了半天好容易回魂过来,抬起头迷茫的边看孙策边思考,直等得孙大公子小暴脾气快要上来时方一字一句缓声道:

    “路过会稽山阴城郊水道时,闻得招兵,先生便去应征了。”

    “去做啥了?!”孙策闻罢立刻跳脚,只恐自己没听清,遂又问道:“你再说一遍?”

    陆小议面若止水,一副老成沉稳的做派,刻意放慢了语速,字句清晰的复述一遍,又补充道:“此行先生特意带了二十军士,欲混入敌军烧其粮草,迫其出城,主公可平地设伏,守株待兔。”

    孙策保持着阳光般的招牌笑容听他说完,只觉得这江面,风真是太大了,咋自己心里的那点小火气就噌噌燃成了滔天怒火,他一掌把桌案拍成两半,彻底炸毛暴走,大吼道:

    “他堂堂水军主帅,不惜只身犯险、跑去敌人老窝去做敢死队队长?!卧底那么好玩吗?潜伏那么带感吗?不知道什么叫刀剑无眼、水火无情啊?!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就那么喜欢玩火呢……”

    侍立左右的吕蒙、太史慈早已被震撼得呆若木鸡,不知是该佩服中护军大人真是行事诡谲、冰雪聪明,还是该夸赞主公反应迅捷、力大无穷、就连骂词也闻所未闻、匪夷所思,只有陆逊仍坐在已分崩离析的案桌前镇定自若,捧着抢救及时幸免于难的沙盘不辨喜怒,于是太史慈、吕蒙顿时分不清眼前跳脚暴走的少年和稳如磐石的小娃哪个更像是国之栋梁。

    果不出三日,夜半的会稽城中烟雾四起,大火熊熊燃烧,光亮映红了半边天,不消片刻,王朗、严白虎满面怒容,亲率上万军士倾城而出,意欲轻兵突袭,孙策军早有准备,平地设伏守株待兔已久,各军将士分别在4个城门迅速结成阵型,将王严联军围剿殆尽。 

    孙策复回大军,乘势取了城池,安定人民。

    二十个敢死队队员毫发无伤、自豪万分地回来了,那敢死队队长却不知所踪。

    城门门口,孙策让他们列好队一一问话,却无人能说出所以然来,正大眼瞪小眼快要瞪出花来时,忽见得远远有一大群有老有少的难民要进城来,还带着驴子锅具等物,大老远的,孙策一眼就认出了那抹熟悉的身影,登时额角青筋爆出,大踏步、气冲冲、兴师问罪去。

    只见那群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难民队伍中,一少年穿着粗麻布长衫,腰上用灰色捆绳随便扎了下,一头如墨长发倒是刻意揉乱了,还插了几根稻草,有意抹上黄尘泥土的脸颊却难掩清秀,此刻他正搀扶着一位满头苍苍白发、后背略有佝偻的老者蹒跚前行,眉眼间尽是如获至宝的欣喜——

    孙策走上近前还未开口,便被cos成难民的周瑜一把拉过,向身旁老者介绍:

    “这位便是我家主公,孙策孙伯符。”

    那鹤发童颜的白胡子老头“哈哈”一笑,遂上前拱手见礼,悠悠说道:

    “老身华佗,是个郎中。今老朽一家幸为周公子所救,定会知恩图报,愿留在孙将军府上尽心随侍。”

——————————————

TBC

华佗爷爷!!

这里也算是埋个伏笔吧~嘟嘟真的是把上辈子没能收入麾下的全都搜罗来~

【主策瑜/瑜重生】千秋 第十四章 妙手回春,华佗竟在世 by仲夏夜猫

机智的奇多 发布于 2018-04-22 19:57:12删除

阅读数:50

《千秋(14)》by仲夏夜猫ヾ(o◕∀◕)ノ ヾ(o◕∀◕)ノ ヾ(o◕∀◕)ノ,奇多是好文章的搬运工

(文案锲子和前文戳一下主页就能看到啦) 

第十四章 妙手回春,华佗竟在世

    吴城得手后,嘉兴、乌程亦一并收入囊中,途经余杭时,孙策依周瑜言分出水性上乘、善游矫健的兵士另外组建了水师,并成功“拾取”了土人凌操,拜为从征校尉,暂且调至中护军帐下,协助操练水师战船。

    严白虎一路潜逃,与会稽太守王朗很快合污成同流,孙策乘势兵至时,会稽早已吊桥拽起,城门坚闭。无奈只得分布众军,四门攻打,成包围之势。

    会稽治所山阴城高墙固,防备森严,守城器具亦一应俱全,显是比吴城高了不止一个等级,孙策围攻数日不见成效,遂在城外安营扎寨,按兵不动待自家义弟领水师前来,商议对策。

    此时王朗、严白虎已拿定主意,看到孙策兵势甚大,良将奇人众多,自知两军若依着传统打法自是不敌,故而深沟高垒,仗着会稽山阴城里粮草充足、辎重齐备而坚壁不出;只想着如此耗上一个月,那远路而来的孙策军必定粮尽,士气衰败,待其退走之时便乘虚掩之,方可大胜!

    两军僵持了一段时间,这日傍晚,孙策正在校场与太史慈切磋箭术,忽听得兵士来报:“中护军的水军到啦!”便扔了弓箭翻身上马,骑着“惊帆”兴冲冲地向江边奔去。

    到了江边,万倾芦苇已被暮色浸染,瑟瑟绯红,初冬的江风殆荡,水鸟啼鸣,波涛翻滚,浩浩荡荡的船队已黑压压徐徐逼近,远远望去只觉波光万倾上樯桅如林、征帆如云。

    最前边是两排布局严密的蚱蜢舟,规模小,游速却快得吓人。之后乃是百艘走舸、艨艟、斗舰,气势磅礴。最后面才是水师主舰——巍峨雄伟的三层楼船。跟着孙策来一同围观的太史慈、吕蒙早已看得呆了,半响说不出话来。

    早在过江之初,孙策便知道周瑜已雇了上千个能工巧匠日夜研发水军战船、改进完善传统模型,又委派了鲁肃亲自监工督造,料想自家水师比那传说中的荆州水军亦差不了多少,却不想今日一见、竟气势壮阔若此,这分明是独步天下的等级啊。

    待得大船降帆、主舰靠岸,孙策已下马迫不及待地跃上甲板,船舷上旌旗迎风飘展,甲士们持枪执戟挺立船上,一片盔甲的光芒闪闪生辉,见得孙策,纷纷恭拜,“参见主公!”之声整齐而出,只有一粉雕玉砌的小娃自二层船楼上走下,煞有介事地大声喝问:“来着何人?报上名来!!”便怒目瞪过来。

    孙策被瞪得满头黑线,尚不知如何作答之时,只听得更大一声吼

    “凌小统!不得无礼!”

    凌操便气势汹汹赶将下来,向主公拜了拜,以示赔罪。

    孙策看着型肖酷似的两父子忍俊不禁,一边问着“中护军何在?”一边向那小娃伸出手去打算蹂躏一下那粉嘟嘟的婴儿肥脸,却被凌统一下闪过,风马牛不相及地回嘴道:

    “陆小议在上面呢!”

    孙策默念了句,这娃生得倒俊,就是有点脱线……不理他径自上楼去了。

二层船楼上,风卷帘动,指挥室里,一方书案前陆逊正对着摆好的沙盘津津有味地发呆,孙策左顾右盼不见周瑜的身影,遂问他道: 

    “你家先生呢?”

    陆小议正自朦胧间,听得声音,“啊……”了半天好容易回魂过来,抬起头迷茫的边看孙策边思考,直等得孙大公子小暴脾气快要上来时方一字一句缓声道:

    “路过会稽山阴城郊水道时,闻得招兵,先生便去应征了。”

    “去做啥了?!”孙策闻罢立刻跳脚,只恐自己没听清,遂又问道:“你再说一遍?”

    陆小议面若止水,一副老成沉稳的做派,刻意放慢了语速,字句清晰的复述一遍,又补充道:“此行先生特意带了二十军士,欲混入敌军烧其粮草,迫其出城,主公可平地设伏,守株待兔。”

    孙策保持着阳光般的招牌笑容听他说完,只觉得这江面,风真是太大了,咋自己心里的那点小火气就噌噌燃成了滔天怒火,他一掌把桌案拍成两半,彻底炸毛暴走,大吼道:

    “他堂堂水军主帅,不惜只身犯险、跑去敌人老窝去做敢死队队长?!卧底那么好玩吗?潜伏那么带感吗?不知道什么叫刀剑无眼、水火无情啊?!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就那么喜欢玩火呢……”

    侍立左右的吕蒙、太史慈早已被震撼得呆若木鸡,不知是该佩服中护军大人真是行事诡谲、冰雪聪明,还是该夸赞主公反应迅捷、力大无穷、就连骂词也闻所未闻、匪夷所思,只有陆逊仍坐在已分崩离析的案桌前镇定自若,捧着抢救及时幸免于难的沙盘不辨喜怒,于是太史慈、吕蒙顿时分不清眼前跳脚暴走的少年和稳如磐石的小娃哪个更像是国之栋梁。

    果不出三日,夜半的会稽城中烟雾四起,大火熊熊燃烧,光亮映红了半边天,不消片刻,王朗、严白虎满面怒容,亲率上万军士倾城而出,意欲轻兵突袭,孙策军早有准备,平地设伏守株待兔已久,各军将士分别在4个城门迅速结成阵型,将王严联军围剿殆尽。 

    孙策复回大军,乘势取了城池,安定人民。

    二十个敢死队队员毫发无伤、自豪万分地回来了,那敢死队队长却不知所踪。

    城门门口,孙策让他们列好队一一问话,却无人能说出所以然来,正大眼瞪小眼快要瞪出花来时,忽见得远远有一大群有老有少的难民要进城来,还带着驴子锅具等物,大老远的,孙策一眼就认出了那抹熟悉的身影,登时额角青筋爆出,大踏步、气冲冲、兴师问罪去。

    只见那群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难民队伍中,一少年穿着粗麻布长衫,腰上用灰色捆绳随便扎了下,一头如墨长发倒是刻意揉乱了,还插了几根稻草,有意抹上黄尘泥土的脸颊却难掩清秀,此刻他正搀扶着一位满头苍苍白发、后背略有佝偻的老者蹒跚前行,眉眼间尽是如获至宝的欣喜——

    孙策走上近前还未开口,便被cos成难民的周瑜一把拉过,向身旁老者介绍:

    “这位便是我家主公,孙策孙伯符。”

    那鹤发童颜的白胡子老头“哈哈”一笑,遂上前拱手见礼,悠悠说道:

    “老身华佗,是个郎中。今老朽一家幸为周公子所救,定会知恩图报,愿留在孙将军府上尽心随侍。”

——————————————

TBC

华佗爷爷!!

这里也算是埋个伏笔吧~嘟嘟真的是把上辈子没能收入麾下的全都搜罗来~


 
评论
热度(12)
© 奇多超好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