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策瑜/瑜重生】千秋 第十七章 舐犊情深,舍生取大义 by仲夏夜猫

(文案锲子和前文戳一下主页就能看到啦)

第十七章 舐犊情深,舍生取大义

    郭嘉独居的小筑里兵荒马乱,囚禁周瑜的小院落却静谧平和得多,就连森严的守备军士也因要去抓刺客和护卫军师被调走了大半,周瑜听着隔壁传来的纷乱沓响的脚步声、慌乱无措的呼喝声、瓷器打翻的碎裂声,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猝然间,庭院门前的几支火把灭了,屋内顿时暗了几分,没听见有人哀号尖叫,却真切的听见躯体“扑通扑通”倒地的声音,尚不及做任何反应,只见一个全身黑色的人影破窗而入,身段轮廓,仿如溶在夜中,只一柄长近五尺、皎洁如注秋水的钢刀闪电般划过,风啸响动,屋内所有烛火同时熄掉,周瑜只觉手腕处一凉,牛筋绳应声而断,那人拉起他的手腕,道一声“走!”遂疾风般一起掠了出去,庭院里的看守士兵措手不及、惶然迎战,那黑衣人护着周瑜在刀光剑影里游走,身行步法,翩若惊鸿,单单一个“走”字已让周瑜对其身份猜出一二,遂配合地跟着他,待出得庭院那人摘下面罩回眸一笑,两颗虎牙映着月光闪闪发亮——果然是孙策!!

    周瑜惊喜之余却眉头蹙起,孙策似乎早已料到他要说什么,不待其开口便慌忙解释道:“放心,江东一切妥当,此番子义客串刺客调虎离山,我们便趁机接了你父上速速离开。”

    正待说话,一批相府守卫赶到,孙策抡起松纹古锭刀,刹那间银光漫天,狂飙乍起,锋芒如雪,飞逝如星。孙小霸王一把刀使得天花乱坠,大有“万军丛中过、片血不沾身”的范儿,不消片刻,两人便成功逃出丞相府,径自往城南小院奔去。

    丞相府的守备因军师伤重的猝然闹得章法全无,一个小兵竟不待禀报便擅自闯将进来,大呼小叫着:

    “不好啦!!那隔壁的公子,逃跑了!”

    曹操怒起,正欲训斥,只觉身上衣衫一紧,回头发现竟是郭嘉被吵醒,用手攥住了他衣袖,微微开口,似是有话要说,

    曹操俯下身去,紧紧握住那细瘦苍白的手腕,柔声哄道:

    “奉孝可要说什么?慢慢来,不着急”

    郭嘉屏气凝神,哑声道了两字,几乎低不可闻,曹操却听清了,是“周异”二字,恍然如醍醐顶,拍拍他的手背道:

    “奉孝放心,我这便让曹仁率兵前去埋伏。”

    郭嘉努力撑着眼皮看曹操下令,仍想交代一句“切不可伤他性命”,但用尽力气却再也发不出声,慌然呼吸时口鼻腔里竟弥漫着一股腥甜的味道,眼前一阵乌黑便又晕了过去。

——————————————————

    那个一片漆黑的独家小院太过安静,孙策周瑜不觉加了几分戒备,带了上百精卫避开正门只从一边侧墙翻将进去,却不想脚刚落地,刀剑便劈头盖脸地招呼过来,孙策一边递给周瑜兵器一边取过后背的八荒六合枪将箭矢、刀枪一一弹开,这次所带精卫俱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死士,如今突遇埋伏竟也临危不乱,迅速平地反击、结成阵型,不消片刻便形成以孙策、周瑜为圆心的固若金汤的圆形防卫,双方短兵相接,一时不相上下。

    那钩子夹着风声过来的时候,孙策正与两个军士缠斗,避无可避之下正暗道不妙,电光火石之间只觉眼前人影一闪,预期的疼痛并未到来,却有一声脆响如裂帛,孙策趁机一枪挑了偷袭之人,黑暗中那替自己挡下杀招的身体却猛然撞入自己怀中,紧接着就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瑜儿!”

    院中骤然大亮,暗夜里敌方点燃火把,眼前一片耀眼刀光,那苍老沙哑声音的主人正是身处包围圈中的周异,火光凄厉地照亮一方小院,那被各色兵器的矛头同时对着的老者正一脸焦急地看向身中埋伏还要舍己救人的自家娇儿——

    孙策几乎是下意识地抱紧自己怀中摇摇欲坠的身子,低下头去看时,只见地上星星点点几滴血迹,从周瑜的衣角滴落,竟是触目惊心的红——忽然间脑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炸了一般,顿时心跳如雷,他急欲扳正怀中人查看其伤势,却见周瑜强自撑着他手臂站立,目光定定地看向那老者,喃喃叫了声:

    “父亲……”

    周异脖子上赫然是一把明晃晃的短刀,锋利阴寒的刀刃太过贴近皮肤,几下小小的挣扎便划出了道道血痕,旁边站着一身披重铠、虎背熊腰的将领,正是曹仁,他紧了紧手中凶器,大呼一声:“周瑜小儿,你老父性命已在我手,还不速速受降!”

    双方军士暂时收了手,只剑拔弩张地对持,静待自家主人的决定。

    短暂的寂静中,竟是身陷囹圄的周异先开了口:

    “吾儿,你可已下定决心,誓要追随那吴侯?”

    周瑜望向刀光剑林里的老父,视线触及到那花白的鬓角与刀刻般的皱纹,只觉身上的疼痛又加剧了几分,他强自咬牙撑着,一边苦苦思索着救出父亲安全逃离的对策,一边艰难地点了点头。

    周异早已在白天听到过答案,如今不过是想再确认一遍,看到他如料想般地点头,心中竟全然没有失望,只涌出由衷的欣慰:想来吾儿是寻到了他真心想做的事、真心相待的人——年迈的老叟就着森森的火光再度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自家麟儿,像是要把他的摸样刻在脑海里,眸中满是慈爱,如此沉吟良久,像是终于下定决心般地决绝说道:

    “如此,便安心走吧——明年今日,得吾儿焚香一缕,爹便当无憾!”

    话音未落,那骨瘦嶙峋的手竟极快的抢过横在脖间的短刀,就着冲劲顺势插入了了自己的胸膛——

    那一刻,变故发生得太快,任谁也没有反应过来,身旁的曹仁大为惊骇,只下意识握住刀柄想将短刀抽回,谁知他用力甚猛,那把插在周异胸前的短刀被生生拔出,鲜血亦霎时迸涌而出——

    这一变猝不及防,周瑜本能地抢前一步伸出手去,却只是更清楚地看到了那柄已是通身血红的冰冷刀刃,在半空中铺洒成一帘猩红血雨,似凄美悲绝的樱花瓣漫天飘下……

    一阵剧烈的疼痛波涛汹涌地传导到大脑里,周瑜眉头一皱,差点痛呼出声,只觉得被人紧紧地抱在怀里,被人不停地颤声规劝“莫看、莫看”,甚至那人用手盖住了他眼帘,仿佛这样便能为他遮挡住所有痛彻骨髓的伤害,然而,声音和视野却都渐渐模糊不清晰起来,神智抽离时才蓦然发觉,自己,对父上,竟还未来及说声:“对不起……”

    孙策一手抱起怀中软倒的身子护在胸前,近乎肝胆欲裂地喊出:“随我突围!”

    一百五十个死士在那涅盘重生的悲壮氛围里拼死相搏,竟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将那密不透风的包围圈硬是撕开了一个逃命口子。

    待逃出许昌与太史慈汇合时,那上百精卫竟已折损大半。

    孙策紧紧抱着怀里仍在昏迷的人,踏出许昌城门的那一刻,他仰头极快的扫了一眼城头上猎猎作响的“曹”字大旗,眼神像烈火粹成的名剑,寒冷而逼人——只在心中暗暗发誓:

    这笔账,我会,原原本本地讨、回、来!

——————————————————————

TBC


 
评论
热度(15)
© 奇多超好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