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策瑜/瑜重生】千秋 第二十三章 掬水碎月,沉璧湖心晃 by仲夏夜猫

(文案锲子和前文戳一下主页就能看到啦)

第二十三章 掬水碎月,沉璧湖心晃

    说起历史上的建安五年,那是东汉末年“三大战役”之一官渡之战的发生之年、是曹操以弱胜强、奠定曹魏基业的关键之年、却也是小霸王遇刺身死、碧眼儿坐领江东的转折之年,更是中道君臣惜别、遗恨余生的殇逝之年。

    而此番、重来一次的建安五年,历史却远远地偏离了它原有的轨迹,再无踪可寻。

    话说,建安四年的那个暖冬,周瑜给自家得意门生陆小议布置的寒假作业非常简洁,就一个字——拖!

    于是一脸淡定、坐镇中军的陆大代理都督就不慌不忙地与荆州军隔江对峙了半年有余,陆小议同学心思细密,熟读兵法,行事滴水不漏,发觉自己越发擅长“闭门不出、坚守不战”,搞得蔡大将军越来越怀疑不是他们江东军要袭取荆州、而是荆州军要夺取庐江吧。

    蔡瑁有时候忍无可忍,也起过索性仗着人多势众就地碾压过去的念头,但冷静下来一思量,交战至今,均是那姓陆的小娃前后操持,那传说中“运筹如虎踞,决策似鹰扬”的孙小霸王和他家“文武韬略、万人之英”的周大都督均未曾露面,阴谋的味道欲盖弥彰,蔡瑁、张允断不敢轻进。

    正值战事胶着、日渐白热之际,在荆州军的江北大营里,却不合时宜地兴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传言——道是蔡大将军表面按兵不动、实则与东吴暗中勾结、意图兵变!

    常言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此传言以讹传讹,传到荆州牧刘景升的耳朵里时竟变成了有军士亲眼所见蔡瑁与吴侯的往来书信,其上所书大逆不道、言辞激烈,甚至连谋反的行军路线都传得真真切切,俗话说的好“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更何况蔡瑁又摊上了刘表这么个生性多疑的主子,真真是,凶多吉少。

    说起荆州牧刘表,倒还算是一个招诱有方、爱民养士、较为合格的地方官,可惜他为人性多疑忌,好于坐谈,立意自守,小事上精明透顶,大事上却糊涂不已。他儿子不多, 却个个野心不少,刘琦、刘琮、刘修表面上兄友弟恭、背地里勾心斗角、阴得不亦乐乎,一直让刘表甚为头痛。

    话说这蔡瑁本是刘琮党,可军中传言一出,襄阳是满城风雨, 刘琮越想越后怕,急欲招蔡瑁回来问个究竟,刘琦早就看蔡瑁不顺眼,倒是很乐意落井下石,至于刘景升,本就多疑,再说这事儿确实蹊跷啊,荆州三十万大军按兵不动,难不成真是畏惧江东那区区几万人么?更何况敌军统帅还是一个未及弱冠、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蔡瑁不攻不打亦不退,本就难洗拥兵自重、意图谋反的嫌疑,其递交襄阳的那已经被神不知鬼不觉掉包的军报上却只有一句“主公稍安勿躁”,这要是安得下来就怪了!

    于是刘景升发现在替换蔡瑁这件事上,爷仨儿意见难得地一致了一把,那是相当欣慰啊,当即拍案一锤定音:“换!”

    阵前易帅——此乃兵家大忌,恐怕连对兵法略知皮毛的小娃都知道其利害,但可惜的是,刘景升,素来不喜读兵书。

    于是建安五年烟柳尚未初萌的时候,荆州军大张旗鼓地撤换了主帅,蔡瑁、张允被强行收押,刘表长子刘琦亲自挂帅。

    而那个散布谣言、调换军报的”罪魁祸首”孙小霸王,此刻正窝在人家粮草纵队里混吃混喝、偷懒耍滑,努力向一个老兵油子的标准看齐。

    蔡瑁、张允被收押的那天,客串荆州下等兵的孙策在刘家大营的江边挖了一个下午的“冬眠”螃蟹,这些日子里自家义弟水土不服得厉害,食量小得像猫一样,孙策眼睁睁看着那纤细身材越发嶙峋清减,忽然想起华佗说过, 这人哪,纵是伤愈了,只是心操得太多,任你山珍海味,恐也难补回来.遂不由得一阵心烦……

    孙策早已顾不上什么” 君子远庖厨”,几乎每顿每餐都亲自下厨,只盼着能吃一口是一口,能补一点是一点。这会子自是在伙房里忙活了好一阵,直到夕阳西下,方一手端着鱼汤,一手捧着鲜嫩肥美的江蟹迫不及待地向自家义弟下榻的行军帐篷走去。

    结果到了门口却发现帐内异常地寂静、漆黑,孙策心下一惊、抬脚撩开帘门便闯了进去,闭了闭眼适应了黑暗便往帐内寻去,直看到榻上那熟悉的身影、听到细浅的呼吸声,方才稍稍松口气。

    孙策把鱼汤、螃蟹放置一旁案上,轻手轻脚地向塌边靠近,可直到已走至触手可及的近前,卧在榻上的周瑜仍是没什么反应,整个人蜷缩一团,身体竟微微有些颤抖,孙策立刻觉出不妥,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他急急的点上塌边油灯,一把将榻上人扶起揽进怀里,一边用臂膀小心托住他的头,一边用手轻轻撩开他额前已然汗湿的细碎短发,惊慌失措地问道:“瑜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周瑜勉强睁开眼睛,幅度极小地摇摇头便再度冷汗淋漓,双眉紧蹙难展,孙策看得更是心惊,一句下意识的“来人!”几乎要脱口而出,却被怀里人及时用手掩住了口, 

    “别叫人,这是敌营……我没事,只是胃疼……一会儿,就好。”

    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听得孙策脸色又阴沉了几分,不由得收紧了手臂,低声责问:

    “疼成这样还叫没事?!不管了!!我这就带你回去!!”

    孙策不由分说要抱起他,大有舍弃一切、全然不顾大局、速速归营之意,周瑜情急之下用尽全力抓住他的袖子,语气强硬地斥道:

    “你这样会前功尽弃!我不准!”

    出口太急,周瑜未尽的话语竟被一连串的咳嗽打断,喉咙里顿时像砂纸打磨过一样疼,孙策立时方寸大乱,手足无措地抚背、轻拍、安慰,好一阵方缓过来,不敢再造次,只颓然坐着,紧盯着怀里人的眸子里盛满了深深的无奈……

    周瑜看着他孩子似地、方才还横眉竖眼却瞬间转为垂头丧气,独个儿纠结神伤的样子,只觉心头一痛——遂拿手用力抵住胃,闭了一下眼睛,放缓了一些语气:

    “帮我倒杯热水吧……”

    孙策默默依言照做,却抑制不住自己微微发颤的指尖,他看着怀里人一口一口地喝下水去,不无苦涩的想:

    眼前这人,对于江东来说,固然是忠臣良将:文可定国,武能安邦,可对自己而言,却俨然已成为了那最最心尖上的软肉,就这般捂在胸膛里头冒着热气,他的一颦一笑就像那悬在心尖肉上的细针,即便只是轻微地一碰一挑,也会血肉模糊、伤及肺腑痛入骨髓……

——————————————

TBC


SORRY这两天三次元有点爆炸~不过尽量从明天开始回到双更!!



 
评论
热度(14)
© 奇多超好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