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策瑜/重生】千秋 第三十二章 青青子吟,悠悠我心 by仲夏夜猫


(文案锲子和前文戳一下主页就能看到啦)

第三十二章 青青子吟,悠悠我心

突然很想喝一口浓茶,曹操自己动手取来三清白眉温水沏茶,忙活了好一阵才大功告成,惬意地端起那人茶盏轻抿一口,略带惊讶的发现茶中洋溢着过重的苦味,抬眼望下更深露重的春寒之夜,想是气候变迁,连三清白眉亦变得苦涩。

不由的想起,奉孝此刻正处极寒北地,他那般病弱的身子也不知能不能受得住?本不该让他去……平定辽东,他自是最合适的人性,然自己,终是有些放心不下。

不觉间凝眉深思的人握紧了拳头,为君者不能罔顾私情,此番不伦之情百害而无一利,还是尽早掐死为妙。 

曹操微眯的眼神有些决绝,这世上,无论是血缘亦或感情,都别想脱离孤之掌控!

夜,越发寒凉,有那么一瞬间,苦涩成了这个孤家寡人唯一能够体会到的感觉,却难以言表。

曹操只道是思虑过度,却不想头痛和苦涩胸滞竟越来越明显,无孔不入到令他的肺腑都纠结起来,喉头猛然一阵腥甜,咳出的血色殷红醒目!!

“来人!”曹操大声唤出。

屋内灯烛正盛,火影憧憧,却寂静无声。

“来人啊!”曹操怒及,想拍案而起,却发觉浑身无力,眼前熟悉的摆设在烛火里摇摇欲坠。

昏黄的灯火里,恍惚间拉出一道颀长的人影,渐行渐近,直到他面前站定。从容的影子在灯火投照下没有一丝摇曳,宛若神仙踏浪而至。

仍然是怀抱长琴,翩然白衣,轻纱覆面——

“怎么,是你。”不过是几个时辰前听过其弹奏的琴师,但曹操却觉得眼前身影熟悉得肯定在更久远之前见过,强撑着欲裂的头痛,曹操在他解下面纱的一瞬瞪大了眼睛:眉目如画,姿容若雪,目光流转间竟是无可比拟的动人心魂。

“你是?”

“在下,周瑜。”

眼前之人似应非应的回答,略显低哑的声调如他所奏琴音一样有着深潭般的安静与自持。

曹操正欲再询问,却见眼前青年嘴角颇为遗憾地露出一个凄然笑容, “丞相,茶里加了牵机。”

牵机乃是当年宋太祖赐死南唐后主的毒酒,因太过有名周瑜在“天一阁”记下了此种毒药配方,此药无色无味、只口感略有苦涩尚难以觉察,药性猛烈无法可救,也因此成为政治暗杀中的上上之选。

曹操怔了半晌,麻木的感觉延伸到了肩胛,他自然不知牵机所为何物,却不难猜到其功用何在。

这是一场简简单单的鸩杀,没有金戈铁马的兵变盗符,没有处心积虑、谋划周全的夺嫡逼宫,一切好像都是信手拈来,飞花摘叶,让人无从防备,但殊途同归,均指向了最终冰冷的结局。

曹操曾想过千百种自己死于非命的可能,全没料到会是这样无声无息的轻巧。只不过是一碗再平常不过的茶水而已……

然一直以为,孙郎周郎向来光明磊落,纵使杀人放火也均是上得台面的阳谋,此等刺杀投毒之阴谋再没有人比号称“奸雄”的自己玩得好,而这次守备森严的丞相府竟被小小琴师闯入,警惕多疑梦中犹可杀人的曹丞相竟被轻易鸠杀,着实是输得心不甘情不愿——不是没有想过,父仇、家恨以及仕途休戚,江东的这群狼崽子恐怕早就惦念上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只是他一直认为以周瑜的冷静同智慧,决不会行此只为一时泄愤、却要承担同归于尽风险的蠢事来——

“孤,断没料到,被我家奉孝夸赞、狡如灵狐的周公瑾也会行此玉石同焚之下策……”

周瑜没想过要回答将死之人的问题,他本来以为自己只会站在这个“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一代“奸雄”面前,静静看他倒下,却在瞥见了他依依说出 “奉孝”二字那不经意流露的温柔眼神时,心没有防备地柔软下来,于是用如常的语调淡淡回应道:

“天不假年,时不我待;瑜不过是尽力求吾所求,偿吾所愿。”

曹操一怔,伛偻着半扶案几站起,鬓角的雪丝在烛光反射下银亮昭然,他紧盯着来者由衷感叹:

“好个‘求吾所求,偿吾所愿’!孤毕生所愿,便是得一良臣辅佐,与其笑看风云,征战江山……”

“良臣?你有的。”周瑜一笑,轻声回道,“只是,你不愿承认自己的心意罢了。”

曹操眯起眼,既不反驳也不赞同,只喃喃道:

“你与那‘狮儿’,倒是把惊世骇俗做得自然之极……他那胆大妄为的‘诏令’与离经叛道的拒婚——莫非,是为了你?”

怀抱长琴的青年只垂首静立,默然不语。

曹操不再追问,他的头剧疼起来,记忆渐渐变得模糊,他强迫自己艰难地开口,几乎费尽了全力, 

“孤这一生之所得,竟均非心中所愿,而倾尽所愿,却均乃求不得,孤为奉孝之不敢做、不能做,那孙氏狮儿倒做得齐整——罢了……如今思来,唯舍得下一世名声者,方担得起千秋功业。”

那干涩中带着自嘲的语调深深渗着绝望和无奈,周瑜心有不忍地移开目光去,静静等待最后一刻的来临。

药力发散得很快,曹操已经无法将一句话连续地说完,鲜血在他再次开口的时候无可抑制地涌出来,成片地渲染、绽放在郭嘉钟爱的一方书案上——

“一统……江山,重建……太平,这条路,看似……风光无限,实则尸骨如山……纵使万民敬仰,却注定,孤家寡人……汝,若是心疼,那厮,便依孤所言从许昌南郊突围,彼处,城防薄弱,或可留得性命,尚陪他,风雪一程……”

曹操盯着案上浸染了鲜血的、潇洒不羁的字迹出神,良久,方缓缓吟道: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今”字音落,清幽的书房最终静寂了下来,微冷的熏香,同淡雅的茶香混合在一起,又夹杂着鲜血的腥甜,在入夜微寒的空气里飘散开来,良久……

周瑜对着那伏案的人影,躬身一拜,正是全无疏忽的拜别之礼。他放下长琴,推门而出,故地重游,他不由想起那年那夜孙策覆面提刀、全力护着他杀出这里的情景……

三更钟里夜色正浓,幽深的小院中只剩长明不熄的夜明宫灯,早已开败的腊梅枯枝在寒风吹拂下摇曳生姿,那长短不一的投影虚无地分离又重聚,掩映在一起分辨不清——

城外更漏交替,三更钟毕。

——————————————

TBC

奉孝他那么好ヽ(*。>Д<)o゜

真希望时间能把曹阿瞒敲打醒呀!请阿瞒下辈子做个独宠小秘书的霸总吧,活在自由的国度,也好好的跟儿子儿夫处好关系o( ̄ヘ ̄o#)

下辈子请都好好的!


 
评论
热度(9)
© 机智的奇多|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