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策瑜/重生】千秋 第三十四章 魂归止兮,替谁争天下 by仲夏夜猫

(文案锲子和前文戳一下主页就能看到啦)

第三十四章 魂归止兮,替谁争天下

    建安六年万物萌动的初春, 刚刚册封魏王的曹操殁于许昌。丞相府内尽皆缟素,尚值舞勺之年的世子曹丕承袭父业,即魏王位。

    自魏王府易主的消息传开,城南司马府中的小厮惊异的发现,一直身染风痹的懿少爷竟奇迹般痊愈,从缠绵多日的病榻一跃而起,神清气爽。

    这一天,北地许昌城内的芍药如约盛开,像霍尽生命般的疯狂绽放,直把司马府后花园镀成一片金红艳绿,司马懿在花海里漫步徐行,却在一株香樟下瞥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一身华贵王族服饰的少年直直地站在树下,线条明晰的脸上毫无表情,只一双睁得大大的眼睛中有泪水在以极缓慢的速度滑落,顺著代表倔强性格的下巴,跌落进脚边的草丛…… 

    啊……他在哭,司马懿顿感困惑,想不通所为何故。

    父上新丧、长子悲恸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可这人是曹丕,是那人的儿子,而且还是在没有外人在的场合,在可以卸下伪装的自己面前,司马懿缓步上前,进一步确认——却发现脚下红砂质的土壤非常吸水,没有一点儿润湿的痕迹。虽然草丛的叶尖上还滚动著颗颗晶莹的水珠,却不知那是清晨的凝露,还是少年的泪水。

    正自疑惑间,忽听得对方冷凝的声音传来,犹如筝弦上最低的那一弦,他说:

    “那个覆面琴师,是经我之手招募进府的……”

    “琴师?”

    “父王身死的书案上,发现了那晚生辰宴上他奏过的的长琴——而父王,是被鸠杀的。”

    司马懿一怔,惊异地望向这个颧骨微高、眉毛和瞳色极深、跟曹操像个十足的少年,而对方只是摇摇头,自嘲道:

    “并非先生所想那般。当初,募他进府之时,确是为其琴音折服,权作父上生辰之礼,子恒邀功心切,并未作他想……却未曾料到,那人,竟是江东周瑜。”

    原来,如此。

    司马懿了然点头,原来,他是咽不下这口气,自家兄弟父子阋墙却被外人利用、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气,曹氏父子是可以彼此水火不容,也可以栽赃陷害无所不为,但,那都是家务事,所有的内争政斗在国耻家仇面前便再也不值一提。

    “子恒特来,请先生帮我。”

    “汉室国运已微,仲达才疏学浅,恐难……”

    “先生!不为汉室,也不为曹魏,只为子恒——先生可愿出手相助?”

    眼前少年的身量尚未完全长成,还矮了自己一截,他那般踏在芍药从中,扬起清远的目光向自己看过来——

    那日的芍药花海纵横恣肆,司马懿忽然忆起自己幼时贪玩,模仿雪狼,故意保持肩头不动而转首至后,自此被指“狼顾之相”,多少人或背后或当面断定司马仲达就是狼心狗肺,心术不正之徒,丞相多疑,更是心生忌惮几番防备,只有曹子恒,百般维护、多方辩解,甚至因此事与旁人大打出手……

    茧栗梢头笑相顾,金壶细叶围歌舞。

    司马懿上前一步,躬身一礼:

    “好。”

————————————————————————

辽东 曹军大营偏帐

     这一夜,郭嘉不知道为什么,睡得极不安稳,到半夜的时候猛然惊醒,竟然觉得心悸不已,难受得很,他起身找水喝,却突然听到帐外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探子急闯而入,猛喘了两口气:“军师,军师!大事不好了!主公,主公归天了……”

    郭嘉怔了一下,匆忙披了件衣服,立刻吩咐备马,却突然意识到这里是辽东。

    他缓过神来,打手势示意那探子再说一遍,却发现对方双唇急急开合,而自己,却是什么都听不到,耳边唯剩下“归天”二字不断盘旋,他好像忽然不明白了它们的意思,只死死地抓着那探子撕心裂肺地咳起来,咳了许久,最后吐出一口血,栽倒在地。

    两日后,郭嘉从昏迷中苏醒,异常镇定地唤那日的斥候细问曹操身死始末,待听到敷面琴师、一曲鸿鹄时,不可抑制地颤抖了一下,即刻去找征讨乌恒的主帅曹仁,劝其班师回朝。

    彼时邺城攻破近在眼前,冀、青二州平定也指日可待,曹仁自是不愿放弃大好形势回撤许昌。而郭嘉却以军心不稳为由强令撤兵,撑着病体修书一封唤人连夜起行,呈与世子曹丕,信中一针见血地分析了时局利弊,要曹子恒速掌军权,厉兵秣马,军分两路,西从荆州、东走合肥,趁其不备全力伐吴以报父仇家恨。

    征讨辽东的曹魏大军回拔途中,时寒且旱,百里无复水,军又乏食,郭嘉因水土不服、气候恶劣,终是在夜以继日的急行军中不可避免地病倒了。

    这一夜,四面透风的偏帐里,郭嘉躺在榻上,已下不得床,他拿出一直贴身携带的鲤鱼锦囊,婆娑了片刻——

    那丝绢包裹着他留给曹操的最后一封信,详细地书写了袁氏二子的动向、辽东未来的局势及应对之策。

    原以为自己会先明公而去,故留此遗计助他定辽东,却不想,世事难料……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他猛咳几声,吁了口气,唤来小厮,端着灯盏,勉力伸出手去,将那鲤鱼锦囊就着烛火仔仔细细地烧了,一点痕迹也不留下,郭嘉定定注视着摇曳的烛火里自己多年的心血瞬间灰飞烟灭,灼伤了指尖犹不自觉。

    你若不在了,奉孝又何苦要平什么辽东?

    嘉又要替谁,去争这天下?

    建安六年春,魏王曹操归天的同年同月,郭嘉病逝。

——————————————

TBC

我回来啦回来啦!跑出去激情追星了2333

回来更文啦!!


 
评论
热度(17)
© 奇多超好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