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策瑜/重生】千秋 第三十六章 穿林打叶,吟啸且徐行 by仲夏夜猫

(文案锲子和前文戳一下主页就能看到啦)

第三十六章 穿林打叶,吟啸且徐行

    建安六年,正是春寒料峭的时节。

    曹丕依郭嘉遗计,加固许都城防后,集结步骑十万,分兵两路,奉辞伐罪,南下征吴。

    已受封河津亭侯、转丞相长史的司马懿认为此举是虚国远征,不宜为之,但魏王决意如此,认定了东吴毫无防备,出其不意攻之较易得手,实为一劳永逸之策,司马懿权衡了许久,终是痛下决心,亲帅五万大军自许昌地正面出击荆州,因以此之预谋攻彼之不备遂曹魏军势一路大好,半个月之内竟连拿下襄城、南阳、鲁山三城,而后在襄阳、樊城一线遭遇顽强抵抗,凌操、甘宁据守城池,八百里加急战报呈去建邺。

    与此同时,曹仁率领另一路大军自寿春南下,一路势如破竹,亦是半月间便压城合肥,守将周泰领兵八千,出城迎敌。鏖战三日,喊杀震天血流成河,双方均死伤惨重,而后周泰退守城内,而曹军因忌讳江东军据水得势,遂至距离江河较远的鸡鸣山下安营扎寨,对守军已不足一万的合肥城楼虎视眈眈。

    荆州、合肥战火同一时间燃起,饱含了家仇、国恨的南北之战正式拉开了血腥的帷幕。这一战打了整整三个月,是东吴一统天下的征战历史上最为惨烈,却也最为精彩的一战。

——————————

建安六年春 建邺吴侯府

    自那日苏醒后周瑜差不多过了半个来月拿药当饭吃的日子,才慢慢在流质饮食外添加少量正常食物,但即便已经伤愈,依然被小霸王勒令在侯府静养,未得吴侯允许不得随意走动。

    在周瑜养伤的这段时间里,孙策政务军务事事不辍:主公之责、都督之务均一力承担,下定了决心万事不让那人操心,小霸王便不得不励精图治、辛劳勤奋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于是早出晚归的时日增多,因怕自家义弟憋闷无聊,遂在吴侯府后花园里辟了一片小竹林,谁知完工那天竟下了一场晚雪,竹叶上盛满皑皑银白,在日光下闪闪烁烁,把整个林子都笼罩在一层柔和的光晕里,远远望去如同海外仙山般美不胜收,让人不由得萌生出就此与心爱之人结庐而居、不问世事的念头……

    反抗无效,已禁足一月之久的、近乎过着与世隔绝生活的东吴大都督无奈下亦渐渐学会了如何打发逸致闲情,他将那新植的竹节鳞次栉比地穿上小孔,这样漫步青竹亭亭的林中,风过之时便发幽古之声,如箫似笛,宫商角羽,自成乐律。

    倒是应了后世里苏学士一绝美佳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若遇上阴雨天困在屋中也不焦躁,只倚在窗边赏竹听雨,看那雨丝夹着春风,一滴滴从竹叶缝隙间漏下;兴致来时便合着淅淅雨声抚琴一曲,或是展开画纸,将雨中竹林渲染其上,自娱一番。

    这日里他倚在床头,轩窗外微风习习、竹影婆娑,他身前一张方形小桌上摆好棋盘,手里拿着本古棋残局凝眸沉思。 

    孙策踮着脚尖、悄无声息地进来,刚刚绕到那人背后,对方连头也没回,只淡然一句“陪我下一局吧。”将其“诡计”打破。

    “嗳。”孙小霸王偷袭未果,悻悻地摸摸鼻梁,乖乖坐下,执了黑子依言开局。

    黑白两色棋子,先时分散错落,而后紧密相连,棋局渐渐烽烟四起,白子如千军万马,围剿厮杀;黑子如猛虎出笼,直捣中军。 

    两人棋逢对手,杀得兴致高昂,如此势均力敌地纠缠了三十个来回,周瑜突现杀招,同时貌似随意地问了句:

    “合肥,丢了?”

    棋盘中孙策的黑子稍有落势,他正思考着如何来场漂亮的绝地反击,听到问话便下意识的回了声:

    “还没有。”

    这句未经大脑的回答一经出口,双方都愣了。

    真真兵不厌炸!孙策棋路全无,只拈着手中黑子懊恼自家义弟狐狸般“狡诈敏感”。 

    愣了半响,小霸王一拍脑门,故作恍然状,

    “啊……我想起还有件事没处理,先走一步,晚间再来看你。”

    说着便起身慌不择路地遁逃,却被人紧紧地牵住了衣角,那道熟悉的温润声音含着隐隐怒气低低传来——

    “你还要瞒我,到何时?”

————————————

    此时千里迢迢之外的荆州襄阳城外,曹魏大军与荆州守军正焦灼对持,阵前甘宁抖出一把九环金背大砍刀,虎虎生威地向出来叫阵的敌将砍杀过去,对方登时虎**裂,自马上横飞出去——帅台上的司马懿见这名虎将力气甚是了得,又得知他原是黄祖旧部,莫名的就投了东吴,遂对其有了墙头草般的印象,起了招降之心,便屈尊迂贵,亲自到了前沿。

    谁知几番恳切言辞下来,不想甘宁只是雷打不动的一句:

    “不得行。”

    司马懿疑惑问:“为何?”

    甘宁摩挲着自己下巴上刮得铁青的胡渣,一脸为难道:

    “家里相好放不下。”

    司马懿舒了一口气,露出即将大功告成的笑:

    “这有何难?一起接来便是。”

    谁知甘宁一侧头,向旁边战车上挽着袖袍正欲击鼓的少年将军大声问道:

    “小统,泥啷个所撒?”(小统,你怎么说?)

    “所汝个头!”凌统手中棒槌正中甘宁头盔。

    “嗳!晓得了!” 甘宁拾起掉落的鼓槌递回去,冲对方甜蜜一笑,遂挥舞起大刀向司马懿吼道:“龟儿子莫要啰嗦了,烦球得很,格老子滴,兄弟伙一起上!”

    司马懿嘴角抽搐、目光呆滞,手脚僵硬地令擂鼓进军。

——————————————

TBC

真是爱死了嘟嘟狡黠得像只小狐狸的模样嗷嗷嗷!୧(๑•̀⌄•́๑)૭✧

挂铃铛的甘大宁~

小统同学,了解一下?


 
评论
热度(14)
© 奇多超好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