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策瑜/重生】千秋 第四十章 风沙古道,暖意蔓眉梢 by仲夏夜猫


(文案锲子和前文戳一下主页就能看到啦)

第四十章 风沙古道,暖意蔓眉梢

    提及合肥,那俨然是遥远时空里东吴历史上的一道刻饥刻骨、念兹在兹的旧伤疤——

    三国历史上,东吴于208年、215年、229年、232年、234年五次出兵北伐、攻打合肥,却均以失败告终。但孙小权同学犹是钟情于此地,即便屡战屡败,仍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于是早在荆州刚刚得手、江东军西征凯旋的途中,周瑜便趁曹操和袁绍相持于官渡、胜负未分、无暇南顾之机,令周泰帅一万精兵提兵北上,取了合肥。

    合肥不战而克的捷报递上来时,特地拿给孙权看,当时孙小权同学正因与冤家陆小议争夺一块八宝桂花糕未果而生气跺脚,瞄到“合肥”那两字时,痞痞一笑,扮了个鬼脸诅咒对方道:

    “让你嘴馋!早晚撑成肥胖子!”

    周瑜不禁抚额,只道物是人非,无语汗颜。

————————————

    建安六年春 庐江潜山东麓

    乌云蔽月,万籁静谧,五千骑兵护送吴侯座驾沿着山道绕过山峦,向历史上著名的险要隘口——夹石行进。

    马车里甚是宽敞,一炉炭火烧得暖暖,榻上铺着小霸王忙里偷闲猎来的兽裘。

    榻前一方小几,上面有固定的灯台,边上叠着好些竹简――

    周瑜坐在榻边,静静看着案上一张地图。

    江东军从组建伊始,便已习惯、甚至依赖周瑜的存在。如今战事再起,哪怕因此害他更加受累,孙策也别无选择,只得狠心让他重掌军权、再披战袍。

    可再见到他眉头深锁、苦思良策的兢业摸样,孙策仍是免不了心疼万分,这厢里拿过两个软软的枕头塞在他腰后,遂又怕他肩背酸痛,一边时轻时重地帮他捏揉一边咕哝道:

    “别看了……路这么颠,小心头晕。”

    正说着,一阵猝不及防的颠簸传来,案台轻颤、烛火摇曳,孙策顺手接住差点从榻上摔下来的周瑜,朝外面怒吼道:“拣平点的路子走!”

    随侍车架旁的太史慈怯生生回了一句“诺”。

    马车复又平稳行进,周瑜从孙策怀里挣出来,边轻拍那仍紧紧箍住自己的手臂示意他放开,边替驾车的小兵打抱不平:

    “这里地势险峻,皆为山僻小径,颠簸自是难免,早说了要骑马来。”

    孙策松开臂膀,自然地伸手替那复又回到地图前凝眉思索的人抹平衣服上的褶皱,不赞成地摇头道:

    “骑马也好不到哪去,春寒料峭徒增风寒而已,自己身子不好还不知道在意。”

    周瑜不理他,兀自垂头细看大江水防图,莹白纤长的手指轻轻划过沿长江展开的东吴防线,自东面的洞口、濡须口到西面的夏口,东西调动兵力均可以利用长江水运的便利条件,端的是即迅速又隐蔽。看了良久方出声问道:

    “鄱阳湖的水师已经调至巢湖了吗?”

    “是,且已令鲁子敬在濡须口夹水立坞。”

    孙策边应答边取出铜座沏了盏热茶塞到周瑜手里,叮嘱道:

    “喝一点,暖暖身子。”

    周瑜捧着茶盏暖手,若有所思地盯着自鄱阳湖至巢湖的行军路线,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一时之间说不出所以然来……

    马车行进速度渐渐放缓,继而停下。

    “主公!到了!”车外太史慈道。

    孙策应了一声,先行跳下车来,取了一个六角紫铜镂云雕的暖手炉让周瑜握着,想想怕他烫伤,便又在外头套上一层貂皮套,才伸手把周瑜扶下来。

    此时月上中天,万里无尘,孙策拥着周瑜,两人静静立在风止夜浓的山林之中,只见两边群山挺拔、崖陡壁峭,峰壑争秀,气势恢宏,是典型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然险隘关口。

    此处正是历代干戈层出不穷、烽火狼烟不绝的兵家必争之地——夹石。它西起潜山东麓余脉、北与舒城接壤,东临庐江,三面环山,只通南北,吴征合肥必由此而北,魏征皖城亦必由此而南,战略位置之要不言而喻。

    后有诗评之:天险分吴魏,严关峡石通。屏藩阻淮水,得失系江东。

    周瑜不由想起历史上的石亭之战中,大将朱桓就曾提出要在此处埋仗歼灭曹魏大军再乘胜北进的设想,但被当时的大都督陆逊一句“此非善策”粉碎,后世对此事争议颇多,自己初闻时也心存疑惑,如今亲身到此,方幡然明了了陆逊断然拒绝的理由。

    且不说此处设伏敌我双方均能想到,便是林木茂密敌军只需火攻便可将伏军一网烧尽,山势陡峭伏兵连逃命都做不到,实是损已利人、送羊入虎口之下策。

    周瑜满目清明地盯着悬崖峭壁上的易燃林木思付良久,忽想起有一计可行,他侧身在孙策耳边轻语几句说明梗概,对方倒是一点即透,连声赞同,

    “此计甚好!”

    “只是,我有一条件,”孙策复又说:“你若应了便依计行事,不应——便另想对策。”

    “喔,你说。”周瑜淡淡道。

    孙策转过身来,正面对着怀里的人,郑重其事,一字一句:

    “要诱敌一起诱,要诈死一起死。”

    “是‘要诈死一起诈’。”周瑜皱眉纠正。

    “哈哈,太好了!你答应了!一言为定!”孙小霸王喜笑颜开。

    周瑜一滴汗落,暗叹这些日子来对方声东击西、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奇谋用得是越发灵活了。

    定好了计策又唬得自家义弟答应了同去做诱饵,孙小霸王心情大好,遂留下太史慈原地布置,帅其余亲卫继续前行向合肥进发。

————————————————

TBC

前方两位bug掉落~~


 
评论(1)
热度(10)
© 奇多超好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