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策瑜/重生】千秋 第四十一章 色授魂与,醉眼颠荣华 by仲夏夜猫

(文案锲子和前文戳一下主页就能看到啦)

第四十一章 色授魂与,醉眼颠荣华

    下半夜山风仍然寂寂,偶然传来一两声夜莺欢乐地啁啾,回程的车上点了香,味道清淡,颇有安神的功效,孙小霸王寻了个合适姿势舒舒服服地靠在软垫上,拉过狐裘锦衾,趁其不备一把将身边犹自翻着竹简的人整个儿裹在怀里,一边制住他轻微的挣动,一边轻言软语地哄劝道:

    “既是有了对策,别熬着了,路还长,便睡会儿罢……” 

    说着便极为自然地伸手拉过他的脉,一探过后,遂将掌心贴在对方胃脘处轻推揉捏——自家义弟久病,自己倒成了医。

    周瑜只觉腹部一股暖流融融扩散,这些日子以来被某人娇养得贪图安逸的身体顿感舒适安心,遂不受意志控制地渐渐向后蜷缩,软绵绵贴在他怀里。

    却仍惦记着那案上的军报,嘟哝道:

    “哪就那么容易睡得着……”

    这话倒是不假,这位心思缜密、满腹沟壑的周大都督一向觉浅,神经敏感偏又认床,但凡出征在外便入睡极难,非是困到极致绝不安寝。别人不知道,孙策却是清楚的,苦思了许久, 终是得了良策一计。

    只见孙小霸王闻言后会心一笑,似预谋已久般从马车隔板里抱出个精雕细刻的白玉酒坛来,玉坛不大,似乎是以整块羊脂白玉镂空雕琢而成,莹透纯净、状若凝脂,在摇曳烛火里晕化出一圈朦胧密实的光雾。

    周瑜无语地看着眉开眼笑的吴侯殿下,这位老大显然是把此次行军当成聚餐野营了。

    “啪!”揭开封盖,剥落蜡皮,孙策又从矮几里拿出一把玉壶,两只玉杯。

    浓郁酒香萦绕鼻尖,直入肺腑,细闻之下微微夹带一丝冷香,似有还无,想是取腊梅所酿,那红消冰封的清冽弥香让人欲罢不能,就连一向不喜饮酒的周大都督也觉得有点馋。

    孙策拎起酒坛,极细极匀的银线注入杯中,将将盖住杯底便停下。端起另一边的玉壶:“这是今冬新酿的渡寒青,兑淡之后,喝一点点,没关系的。”

    “壶里是水么?”周瑜问。

    “不是,是药。元化开的专门和酒的方子。”兑满一杯,孙策低头抿一口,“嗯,比想象中的好喝。”

    另一个看着他迷醉神情有些动心,轻轻启唇:“我尝尝……”

    孙策抿着口但笑不语,却把酒杯挪开,只抓着他腕子往自己身前一带进而箍住上半身紧贴在怀里,另一只手将他脑袋扣过来,把唇齿间萦绕不散的甘醇滋味、馥郁芬芳深深送过去。

    良久,轻笑:“是吧?酒香掺着药香,好喝吧?”

    “唔……嗯……”

    “那……再来一口……”

    不由分说再次吻上,只觉怀里人的身子越来越软,捞住他腰身搂着轻啄几下,等到松开喘气的时候,低头再看身下的人,只见到衣衫半TRH敞,一双水眸将阂未阂,顾盼之间竟然兜满了风起帘动间洒下的月光,一片霞光辉映。

    如此这般不知喝到第几口,眼前朦朦胧胧,脑里迷迷糊糊。太久没锻炼酒量,才沾了几滴,已有微醺之意,觉得一阵又一阵潮DRTGRE热烦DF躁涌上,伸手去抓衣裳的时候,才意识到丝袄罗衫早已松了开来。

    低头瞥见红霞已染到脖颈上,周瑜一下子意识到自己似是中计了。瞪着那居心叵测的罪魁祸首:

    “你……唔!”

    孙策的舌探进来,肆意穿梭舔舐,大力吮吸。周瑜身上一颤,所有的挣扎反抗皆丢盔弃甲,耳根处染上嫣红。 

    从脸颊到颈项,从锁骨到胸膛,那些湿热的亲吻蔓延在肌肤的每一寸,无上的宠爱与怜惜。迂回而执着,认真而肃穆,仿佛朝圣者匍匐在他的圣灵前,无比虔诚。 

    衣衫被轻轻褪ERGET去,那温暖湿润的唇落在他的aregtr,含arega住,那小小的一点仿佛回应般瞬间立起,渐渐硬成了小小石子。周瑜的呼吸彻底乱了章法,为身体里蔓延的酥麻而惊慌失措,那人在他胸前趴着,含住那一点,不停用舌扫刷,又用牙齿叼住,或轻或重的咬 ergae啮。 

    这一刻,既无礼仪,又无廉rgae耻,离经叛道,惊世骇俗。但两人却无与伦比地心安,淋漓尽致地愉悦。 

    那要命的唇舌一路往下攻城略地,最后轻轻地吻住那情 arege欲中心,激起身下人难以掩饰的一个战栗,鼻音冲出来,泛着甜腻的色erte气。

    快感鲜明的欢WEFW愉,如同洪水猛兽,铺天盖地,灭顶袭来。

    唇舌太过刺激,孙策怕他承受不住,便改用手轻轻揉捏,手指顺着形状姣好的茎AFGR身细细抚摸,进而一把握进温热厚实的掌心,舒服至极,怀里人“嗯”了一声,却是不抬头,反倒抓着他肩膀,将自己更深地埋进那熟悉温暖的怀里去。

    如此悱恻缠绵、意fbsd乱vnstn神迷了一炷香的功夫,孙策便听到怀里传来长吟一声,几乎带了泣音,绵软的身sergse子不可抑制地颤抖,如风中摇摆的叶子,而脊背弓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宛若拉到极致的琴弦,于钟爱贪恋的怀抱中情愿心甘地交付了自己。 

    云消雨歇,怀里人显是累到极致,乖顺的不再动弹分毫,孙策罢了手,只用丝帕轻柔地为他擦拭一番,便拉过罗衾将人抱进自己身前,一动不动的搂着,再无逾矩之举。

    昏昏沉沉的睡意袭来,可身下硕ghset大stht贲sbstrsh起、昂xdrga首挺立的物事犹自霸道却亲密地挨着自己,周瑜强撑起眼帘,模模糊糊嘟囔道:

    “你……尚未……”

    孙策用手掌温柔地盖上那轻颤的羽睫,将他在怀里锁紧了,仿佛怀抱着稀世珍宝,低下头来,在那潮湿额上舔过,一如猛虎细嗅蔷薇般小心而轻柔,在其耳边温言细语:

    “你现在的身子……还受不住……乖,睡吧……”

    怀抱温暖至极,对方复又往下挪挪,手掌轻轻托起自己,头部落在熟悉而安稳的肩窝里,额上温暖的亲吻轻轻落下,周瑜觉得眼皮越来越沉,终是抵不过睡意的侵袭,干脆垫着天底下最温暖最厚实最柔软的大褥子,在那深邃得能溺死人的温柔疼宠目光里,阖上眼睛安然睡去。

    他们头顶着头,鼻尖相对,嘴唇相贴,而后一动不动,静静拥着。像两只心满意足回归巢穴的小动物,贴在一起取暖。

    这天夜里明月如霜,好风如水,天地之间皆是一片暖意无限,孙策看着那在自己怀里睡得香甜的人,唇边隐约含着笑,连一向微蹙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他抱着这个清瘦得有些硌人的身体,像是抱着满满的幸福,突然希望这条山道就这么一路延伸下去,永远不要有尽头。

————————————————

TBC

有史以来第一车,坐稳好吧!!


 
评论(2)
热度(13)
© 奇多超好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