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策瑜/重生】千秋 终章 笑醉随君三千场,不数离殇 by仲夏夜猫

《千秋(终章)》by仲夏夜猫ヾ(o◕∀◕)ノ ヾ(o◕∀◕)ノ ヾ(o◕∀◕)ノ,奇多是好文章的搬运

终章 笑醉随君三千场,不数离殇

  中秋节汉帝大宴群臣之后,素有在禁城内施放烟花的习俗,以此表示与天下百姓共乐。因着中秋的月色最明,旁边又有星辉交映,燃放烟花便会补足缺失的日光,现出齐耀三光的盛世景象,暗颂天下政事清明钱粮富足。

  携手并肩看璀璨焰火——这本是两人素来最爱干的事,可如今,却难有如此奢侈游玩的独处时机。孙策苦心觅了多日,终是寻到了一处可以欣赏烟火又不会有人打扰的绝妙地方。

  那是汉宫后院一汪不甚起眼的小小莲池,平日里宫人们疏于打理,飘落的花瓣恋着流水,凋零的残荷沐着月光,倒别有一番自然之境。即便是宫中的御花园同它相比,也只能算是个无巧不工、多举堆砌而成的蠢物。

  周瑜几乎也是在见到这方小小莲池的第一眼便生出喜爱之心——春水夏荷,秋雨冬霜,一年四季这里也定是无时无处不成景的,只是可惜,自己只有幸——见它一季。

  那晚的月光格外清爽,因前日里刚下过雨还带着云中的湿气,在月色周围勾勒出一团虚幻柔软的光雾,抬头望去好像是一面乍开的菱镜,又像一盏月白色的灯笼升腾在半空里。

  脚下平湖如鉴,尚未结冻,却丝毫不起微澜,静得仿佛褪尽了生气——正自疑问间,却惊觉皓月当空、桂枝横斜间却并未现出自己身影,而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大猫探身静立,如影随形。

  周瑜有些怔然地望着水面倒影,半晌,方闭目深深吸了一口气……

  秋风立刻裹挟着寒意撞入胸腔,他下意识后退一步撤回了身,却再也压不住喉间腥甜,猛烈呛咳之後,一口鲜血落在青玉砖上……清冷月色下,暗红得分外扎眼。

  萧杀秋风吹过,满院枯枝,一地黄叶。莲池旁那独独飘香的玲珑桂枝下,陡然响起一把苍老暗哑之声:

  “事隔一千八百个春秋,你又何苦执念若此……如今,江山一统、死劫破除,既是缘尽于此,便莫再耽搁不舍,白白误了轮回……”

————————————————

  孙策兴冲冲地寻着曲折回廊,盘旋复道盎然赴约,不时顾看一眼手里的玲珑漆盒,那里面是自己刚在御厨房做好的酒酿小圆子和一壶上好的花雕。

  他绕过假山,转过游廊,只觉蓦然间桂香扑鼻,还未及细想间,一段匪夷所思的对话便撞入耳中:

  “……如今,江山一统、死劫破除,既是缘尽于此,便莫再耽搁不舍,白白误了轮回……”是一个从未听过的苍老沙哑嗓音。

  “自此,他可会顺遂一生?”熟悉的温润声音入耳,孙策一怔,堪堪停住脚步。

  “人间帝王本就是下凡历劫的上仙,既是已破除了早逝之劫,从此顺遂的,又岂是一生?只怕百年之后必是冠翎归故、荣回仙途之势。”

  那苍老声音顿了顿,复又继续道:“但上仙大多无欲无求、薄情寡义,彼时又哪里会记得一只小小的九尾灵猫助他渡劫之恩情?恕老身多言,妖仙殊途,此举,实是不值。”

  “求吾所求,偿吾所愿,值与不值,冷暖自知。” 

  那温润字句悠悠传来,语气平静幽沉,却似古井无波:

  “只是,无论万民敬仰的风光帝王还是长生不老的尊贵上仙,总不过是孤家寡人、寂寞经年,若他,真归了仙道,蹉跎千古,孤苦百世……岂不更是难熬艰辛……便请仙师再通融片刻,让我,陪他,看场焰火吧……”

  桂香飘散、万籁俱寂。

  银辉轻覆未央柳,恰如人间几白头。

  孙策定在原地,久久无法动作。

  恐惧痛悔如山岳填海般充满身心,一种很特别的预感无比强烈起来,寒意从脚底青砖丝丝缕缕透上来,顺着经络骨骼穿越丹田直入腹胸,仿佛是那贯穿前世今生渗透骨血筋脉的寂寞一下子缠住了灵魂,将他拖离现场。

  ——万望主公珍重,务必活过来年!

  ——就算,真有什么劳什子的代价,那也是先砸在我身上,我比你高好不好?

  ——你当是冰雹呢?

  ——义兄,我想讲个故事,你愿意听吗?

  …… ……

  ——其实,真正,该责罚的,并不是那侍卫,而是——赌气离开的… …我… …

  ——我知道……你就在身边……只是,阴阳有别……看不到彼此

  ——义兄,可是,意在天下?

  ——瑜,知道了……

  往事历历,言犹在耳,数十年旧事如潮,一夕涌来,浸人肺腑。

  那一刻,孙策手脚冰凉、如坠冰窖,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烧着了吞噬了碾碎了,再也无法思考。

  但未及他出神太久,身后就响起“轰”的一声,比爆竹的脆响更沉闷些,比丝帛的裂响更厚重些,紧接着便听见隔墙宫女们高兴地拍手声,铃铛般的轻笑声……

  孙策定定望着莲池边那个孑身等待的身影,清冷孤寂,纤瘦轻灵得竟不似凡人,分明在自己眼前,却好像下一刻会羽化成仙、飞升而去一般。

  他下意识地、大踏步地走过去。

  周瑜听到脚步声正欲转身,还未及动作,便觉身上一暖,一件貂裘已经披到了肩上。随後一双手臂插入腰间,将他揽入一如既往熟悉至极的怀抱,只是,那双手臂微微发抖,许是用力过度了吧……直勒得他骨节生疼。可自己,再也无心多做挣动,只安安静静任他抱着,默默贪恋丝丝甘甜、缕缕温暖。

  又一“轰”声响起,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鸣蝉皎月里的那一池秋水——

  清晰地见到一枚金色星子肆意穿行残梗断荷之间,犹如沙鸥啄水、锦鲤徜徉,簌簌行到尽头。

  正是踪迹难觅之时,

  璀璨火焰倏然迸裂,

  或三五花瓣随风飞舞、

  或绕指丝环柔吟荷枝……

  池塘里一时间铺满了深深浅浅的碎金,水流轻抚、荡漾伸张,直漂浮到他们脚下,又缓缓沉入池底。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孙策不移目光,依旧直直望着池水碎金,却轻轻将怀中人冰冷双手拉了过来,握在掌间,两人久经沙场磨出的硬茧,如今已经褪了好些,手指交握间只剩一层凉薄微硬的触感——指环相碰、锵然轻响,孙策心中□,有些疼,有些闷,却也有些甜,似忧似悲,百转千折,他将那双略显苍白的手捧到唇边,一边呼着热气,一边轻轻揉搓:

  “冷么?我带来了花雕,不若喝一点暖暖。”

  “……好。”

  那花雕热得恰到好处,温手而不沸腾,毫不起眼的一小杯,浓郁醇厚的酒香却满溢开来,因特意加了姜丝驱寒,酒色琥珀般的亮黄澄清,琼浆玉液一般。

  两只玉杯“当”一声轻轻撞上——正合着又一声“轰”传来,第二朵烟花在水面正中开出一朵紫红的鲜艳桃花,两人在那花簇锦攒、夺目余晖里齐齐举杯、一饮而尽。

  痛饮从来别有肠,何处吾乡;

  笑醉随君三千场,不数离殇。

  第三朵烟花升腾而起,好像绿色的祥云翻卷挪移,翩然而落。

  “曲有误,周郎顾……”孙策悠悠开口,唇边漾起一抹盈盈笑意,眉目间却深了几分崎岖丝愁,

  “你我初遇之时,因这一句坊间传言我缠了你达旦通宵抚琴弄埙,今夜月圆,便还君月下笙歌一曲,权作,陪个不是吧。”

  周瑜微微错愕,任由对方抽出自己腰间松纹古锭,仿效舞勺之年,慨然弹剑而歌——

  歌声响起,竟是那首《淇奥》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秀莹,会弁如星。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歌完一阙,蓦然转了调,变成了那篇《击鼓》,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歌者唱得投入,听者陷得彻底。

  

那时而暗哑低绕、时而高亢入云之声尽是倾力抗起山河,护着怀中一人的意味,隐有金铁愤鸣之豪,含斥霸道睥睨之怒——

  忧伤、喜悦、虔诚倾诉、衷肠咏叹,一重重向远方传开,又一句句在心田回荡……

  第四朵烟花迸裂开来,仿佛一树随风飞舞的柳枝,摇曳炫目、恣意纵情。

  歌声倏忽而止,孙策剑锋一转,寒光乍现间,发带削断,玉簪斜插,周瑜一怔,却由着青丝流泻中古锭轻灵,舞剑青年略一翻腕,已削了一缕握在手中,又割下自己一缕——将两股发丝,盘绞编织,直绞成了死结。

  孙策收剑入鞘,试着用力拉手中发丝……很紧,扣死了,再解不开。

  遂在唇边嘴角一点点升起冰雪消融的凄然笑意。

  即使得了天下,终究还是有,求不得。

  即使不离半步,终究还是有,留不下。

  然,纵是天意又如何?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我意在我,不在天!

  孙伯符从不怕逆天。

  只怕逆天路上,无人相陪。

  “轰”然一声,三四粒火星同时窜入池水深处,又拖着长长的七彩尾巴摇曳游回,好像是结伴划过夜空,能让有心人愿望成真的流星。

  “结发束长生……” 孙策将那缠绕一起的发丝握在手里,轻轻婆娑,细细描摹,默然半晌,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抬眸顿首,沉声相告,语气终是回复了一贯的霸气傲然:

  “肉体凡胎也好、上仙灵兽也罢,从此后,上穷碧落下黄泉,我孙伯符与周公瑾休戚与共,生死相从——你,可愿信我?”

  周瑜一怔,僵在原地,只觉喉间有些微哽,又一阵气血翻涌……

  原来,你都听到了……

  孙策金色眉睫牵引着焰火熠熠生辉,好像万丈月光都顺着睫毛倒进了他的眼睛里——那凝视着自己的目光清澈坚定,好像北地里开在高枝的三月樱花,织成一片绵密轻软的云雪随风飘落,严实遮住了天空四角,那样强大又无比温柔。

  身侧莲池里银色枝桠在水面蔓延开来,又化成数蓬丰茂的竹篁,茎叶明晰的倒映,就连凋零荷叶上的水珠都迎着闪出珍珠一般皎洁的光芒。

  周瑜慨然展颜,眸中纷涌出氤氲水汽,他像每次温言劝慰孙策平息怒火时那样拉过对方的手,拇指按上他的掌心,力道由轻加重。

  那秋水样的眼睛一寸寸隐没在月色的阴影里,唇角最终的一抹浅笑却教孙策瞧得分明真切:

  ——“我,信你。”

  承君此诺,当守永生。

  孙策还欲再说什么,却见对方习惯性地伸过手来似要替他拭去额间薄汗,只是指尖尚未触到脸颊,那纤瘦手腕骤然一软,眼前身子便那般毫无预兆地软软倒落下去,沉静温柔的好像花瓣飘离了枝头……

  孙策仓促伸手去扶,却不小心碰落了那斜插入髻的玉笄,翠玉坠在地上时发出一记悦耳的清脆声响——那是他们初遇时周瑜拿来投掷、唤他转身的碧玉发簪,那时他头上立起大包、哭笑不得地感叹这玉饰之坚固,可如今,它却玉焚于石,碎落成再也无法拼接的点点、星星。

  于是那如墨长发随着主人软倒的身子倾泻开来,淌满了孙策的整条手臂,好像月色下暗香浮动的山涧暗泉,深海匿火,静水流深……

  夜风清凉依旧,送来几声虫鸣。变幻莫测的金红色烟花,安静而绚烂的,在短短的时间里绽放、盛开、凋零……

  击筑长歌、醉笑千场。

  还尚未来及擦拭的发际汗水随着孙策低头的动作滴滴淌下,咸咸滑进眼角,直刺得他眼睛生疼。心尖一篷热气猛然涌上炸开,随后化作茫茫一片,在眼前悠悠飘散,仿佛一夕之间天地中落满白雪,开遍梅花……

  他伏跪在地,将人揽进怀里,像那次颖水河畔自己乘风破浪浴血搏击也要接他回家时一样,温柔地低下头,鼻梁与怀里人抵在一处,亲昵地摩挲,让额前碎发与他浓密纤长的羽睫交缠,只压低声音轻唤一句:

  “瑜儿,莫怕,我会陪着你,无论,生死。”


——
——————
————————


  

  万里盈天春归晏,六出凝华情未央。

  孙策身後,旭日方中。光霞万丈,直映得王者周身,如罩赤芒。

  那望过来的眼眸满目炫烂、精光熠动,坚定执着划开了虚空云雾,直入胸臆喷薄而出……

  老翁只觉双目灼痛,闭上眼睛长叹了口气,

  “如此,便依了尊主吧。”

(完)

——————————————

感谢大家的陪伴!

《千秋》的主体部分到这里就完结了,但他们的故事还在永永远远地走下去,我们也陪着他们一直走下去吧!那么好的他们呐。

世上耽美千千万,但是为什么我这么想把这一篇再这样搬过来呢?不仅是因为这篇文真的很好看,也是因为我的小私心啦,毕竟是策瑜把我带进耽美圈的,又是这篇文把我圈得牢牢的,再也没能没踏出过圈子2333

会有番外掉落!


 
评论(2)
热度(22)
© 奇多超好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