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策瑜/瑜重生】千秋 第三十章 芳心难觅,梦中人独立 by仲夏夜猫

(文案锲子和前文戳一下主页就能看到啦)

第三十章 芳心难觅,梦中人独立

    梦不知所起,却,分外真切——

    大红的纸屑带着梦幻般的色彩将梦境中那诺大的府邸渲染得一片春色,那似是一场自己期盼了许久的美丽姻缘,她同妹妹披着新娘的红绸盖头,由喜娘牵引着缓缓过了府门,就那般许下了一生一世。

    吴侯娶妻的仪式冗长而疲乏,从头到尾,步步都是规矩,事事都有说法,她疲累至极,心中却没有任何不耐,只想着身旁、与自己同日婚嫁的妹妹想必也不轻松。

    是夜吴侯府灯火通明、喜气洋溢,江东文武、世族显贵,均给足了吴侯和中护军的面子,高朋满座无一缺席——却独独少了那传说中的“孙郎”“周郎”两人。

    缺了新郎,不成夫妻,自然也无人敢闹吴侯的洞房。

    大乔回了主卧东厢,侍女为其将满头珠翠一一拆下,放入匣中压了箱底——她性子比妹妹柔婉,一面里笑着安慰颇多怨语微词的小乔,一面拿出主母的仪态打点侯府下人,强压下种种委屈埋怨,只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新婚之夜独守空闺、静静等待醉酒晚归的夫君。

    梦里场景陡然转换,那日她一见倾心的年轻吴主躺在卧榻之上,药石罔效,自己含泪坐在一边,新婚未满一年的夫君脸上缠着重重白纱却仍是隐约可窥见斑斑血迹,屋内塌下堂中满满跪了一地朝臣,抽泣、悲怨隔着几重卷帘凄凄传来,榻上青年令人取来了吴候、汉讨逆将军、会稽太守三颗印交予二弟,并一一嘱咐妥了身后家国之事,大限临近,油枯灯尽中却仍是强打精神、苦苦支撑,似是等着什么人前来话别,窗外风声一夜凛冽——

    天色将亮之时,他终是再也撑不下去,最后一口气呼出之时,悲切地伴着一句低低的哀叹:

    最后一面,也不得见……

    那一年,吴主归天,江东六郡四十八城,万里举丧……

    自己跪在主母丧位上在故讨逆将军停灵的第三日,见到了那个夫君长逝前、苦苦等着的人,他日夜兼程、千里奔丧,他失魂落魄、长跪灵前,他屏退下人、独守棺木,他亲手取钎、点燃长明,他轻唤“伯符”、泪湿衣衫——

    一刻,冷风穿堂,挽联飘扬,自己似是终于明白了什么,只抹了眼角泪痕,默然退出,情愿、心甘……

    这场大梦的最后一幕定格在漂移摇摆的船头,她孤身一人、抱着尚在襁褓的小小婴儿悄然远走,江水默默奔流,繁星中,半轮孤月高悬——

    清冷又凄凉……

————————

    大乔猛然醒转,睁开眼睛的霎那灵识回归,她发现自己原是躺在庐江皖城乔府自家闺房中,天光已经大亮,不是那个清冷凄凉夜,但耳畔犹似回荡着江水激岸的声响,那些悲伤、遗憾也还在指缝间打转,梦中的一切历历在目、真实得恍如早就发生过的前尘往事一般。

    她轻推开轩窗,缓步走到梳妆案边,手托腮兀自发呆出神,忽听得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起,伴随着银铃般清脆的吵嚷声,生得婷婷袅袅的少女轻手推门进来,见姐姐已经醒来,问候了一声“早”,便放开了手脚走将过来,显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顺意的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烁着几分忿忿不平,颇多气恼地说:

    “真是不知好歹!想姐姐国色天香、倾城绝色,前来提亲的王侯将相、达官贵人直把乔家大门都踏破了去,可叹姐姐独独属意垂青于他,他该感激涕零、大喜幸甚才是,却有眼不知泰山,真真不知好歹!”

    在小轩窗前淡然梳妆的大乔正是豆蔻梢头、斜插蔷薇花前扑蝶的年纪,芊芊素手熟练地在脑后挽着乌云一般的椎髻,听得自家娇妹一阵埋怨,不由得放慢了动作,嗔道:

    “妹妹休得无礼,他毕竟是汉讨逆将军、我庐江新主,该尊称一句‘吴侯’或‘将军’才是。” 

    见小乔敛眉称是,便又问道:

    “爹爹,去提亲,可是,被拒了?”

    小乔抬起一双美丽的眼睛,好似眨一眨就能滴出水来一般,她将自己从自家阿爹那里追问来的、上元佳节夜宴所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讲给姐姐听,最后对那个姐姐十分钟情的吴侯加了一个八字评语:

    胆大妄为!离经叛道!

    大乔听罢,先是一愣,后垂首半响,娴静的脸上便露出释然的笑容,她不无苦涩地想:

    这样,也好,何苦做什么‘连襟’,凭白误了四个人的一生……

    小乔见姐姐神色黯然,默然不语,只怕她再度伤心垂泪,遂拍掌道:

    “爹爹素喜歧黄之术,近日里来倒与那吴侯府里的华佗神医相交甚多——不若,我们伙同元化伯伯弄些泻药、麻服散来,好生整治那吴侯一番,也不枉姐姐白替他心伤一番!”

    大乔听得哭笑不得,对妹妹那古灵精怪的念头莫可奈何,只假装嗔怒道:

    “妹妹切莫胡闹!歧黄之术是救人之本,怎可做害人之途?”

    话音未落,大乔忽然忆及梦中孙策横躺榻上、药石罔效的样子,不由得心头一痛,犹自凝眉思索,自言自语了一句:

    “自古女子少修武技,不是奇门遁甲,便是岐黄之术,若是拜得华佗世伯为师,得一技傍身,日后,或可帮到他也未可知……”

    小乔听得姐姐言语,只蹙起了一对妍丽的柳眉,颇多埋怨:

    “一介武夫罢了,何至于让姐姐为他劳心费神、付出若此!真真不懂!”

    大乔莞尔一笑,正色温言道:

    “你只是还没有遇到那个让你懂的人,罢了……”

——————————————

TBC

大乔姐姐真是心美人甜!

于是全世界都在给两个人助攻了吧~


 
评论(2)
热度(13)
© 奇多超好吃|Powered by LOFTER